远程办公难常态化,但自由职业的暗潮可能会来
疫情期间,远程办公成为不少人的日常,远程办公的搜索量与关注量暴涨,微博热度峰值高涨,流量的大涌入一度让钉钉与企业微信的的服务器崩溃,也拉动了钉钉、企业微信、石墨文档、字节跳动飞书、有道云等众多办公软件的用户流量增长,远程办公模式被带入到了许多行业领域。
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显示,41.7%职场人所在的企业已经在2月3日复工,而对于复工后的工作模式,17.8%公司倾向于在家办公。

一、远程办公为何无法常态化?
远程办公的好处也显而易见。
随便都可以说出几点:
其一,它省去了通勤的时间,方便省事,节约了不少时间,降低了员工上班通勤的痛苦过程;
其二,从钉钉到企业微信,视频会议、日程共享、人物协同、在线文档协同、远程打卡请假考勤、财务等功能一应俱全,拉个会议可以随时召开,它甚至比面对面会议更高效,省去了寒暄、八卦与等待等线下会议的繁文缛节与各种时间浪费,会议效率极大提升,直奔主题只聊干货。
其三,因为互不见面的状态下,对工作沟通、布置、安排的深度需求,协同办公与在线会议等工具的功能作用被发挥到极致。
最近有互联网运营同学聊到,其实我们分配任务乱和工作效率衡量这种情况用这种办公协作软件,就能很好的解决,自己做哪一些自己标记,根本不需要在浪费一个人专门分配任务,也不会出现一张表做5遍的情况。
每个人完成了多少任务,在标记上就能清楚地看到,更有一键同步、多端操作、团队共享的功能。
人们发现不在办公室,工作的进展与推进甚至不受太多影响。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深有体会。
也就是说,远程办公,在技术上已经不存在障碍与鸿沟,并且它正在引发一场办公模式的变革,这种数字化办公模式有着高效、灵活的优势,它更节约时间与人力、空间、租金物业成本。
况且当下业内普遍涌现一种对延期复工的担忧——不开工,中小企业就活不下去了,因为企业租金与人工成本要照付,但通过远程办公软件的启动,相当于挽救了不涉及线下生产的部分企业的损失,企业如果快速适应变化,建立一整套远程办公的高效模式与流程,危机往往就会转为转机。
但即便如此,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远程办公是无法常态化的。疫情过后,原本建立的远程办公模式将成为一个特殊时期的小插曲,办公将重新进入到日常模式。
为什么呢?
因为首先是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合远程办公。
美国知名招聘网站FlexJobs在1月12日发布的《2020年最适合远程办公100家企业》榜单中提到,前五项最适合远程办公的行业为医药行业、计算机行业、消费者服务行业、教育行业、销售行业、会计金融行业

而地产、餐饮、零售、制造等行业天然需要将线下办公作为核心。
其次,远程办公最大的短板是无法改变老板员工彼此博弈、无法信任的状态。
在雇主看来,他们需要绝对的控制感与安全感,这种控制感与安全感大致就表现在——“我到办公室的时候你们都要在。”
在领导层看来,自由与效率是相克的。
办公室模式下,员工在老板眼皮底下都在摸鱼,当员工处于无法监管与放任自由的状态,员工的工作状况与在场早已不在老板的目力所及之处,老板就会丧失这种控制感与安全性以及信任感。
况且当缺失了面对面的交流与互动,也欠缺对员工的深度了解,纯粹的汇报无法完全了解员工的工作量,以及准确评估员工的专业性与效率。
本质上,当脱离了一个共同的空间之后,雇主缺失安全感,很难做到绝对的信任。
正如有业内人士谈到,信任是远程办公的润滑剂,信任的缺失,公司业务的运转在远程办公的状态下会变成一件交易成本很高的事儿。
对老板来说,重要的是工作结果能不能按时交付,员工则更重视工作的过程是不是痛苦的折磨。雇员与雇主的关系从来都是博弈状态。
比如说,目前就有员工谈到在家办公的状态——几乎是24小时待命,一旦群里有消息来不及回,领导可能就会怀疑你在家没干活,各种考勤与工作日志的抄送、汇报量比在办公室时有增无减,领导对员工的各种即时反馈与沟通要求更加严格。远程办公加剧了员工与领导的彼此互不信任的状态,也让彼此不堪重负。
二、远程办公会不会带动一股自由职业的热潮?
但是远程办公本质上是促进了跨空间办公的效率,它的好处是可以更自由的安排时间,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工作,在特定的时间做到高效完成工作。
从这个角度来看,远程办公的试水会随着疫情过后,虽然会被迅速被日常上班取代,但它的高效办公模式将深入人心——人们会意识到文档云协作、音视频会议、云存储、协作创作等操作是如此方便,远程办公模式在技术上的完全实现以及对用户办公习惯与理念带来改变,5G时代将进一步改善远程办公的短板,也会带动工作模式上的一些新变化。
笔者看来,它可能推动自由职业的进程。自由职业英文是self-employed(自雇者)。总的来说,自雇者顾名思义即不属于任何组织的人,也就是替自己打工的人。
事实上,自由职业在美国正在成为一种趋势,根据自由职业者平台Upwork与美国自由职业者联盟发布的《2019美国自由职业者报告》显示,2019年大约有5,700万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美国有53%的Z一代员工是自由职业者,40%的千禧一代员工。